众筹创业失败大学生成“老赖” 经强执还清案款

众筹创业失败大学生成“老赖” 经强执还清案款
2019年04月05日 12:03 新京报

  众筹创业失败大学生成“老赖” 经强执还清案款

  吸收在校生资金160万开咖啡厅破产,被判返还投资款后一度失联;朝阳法院对其处以罚款2000元

  昨日,被执行人韩宇向法官介绍自己最近从事的微商业务。新京报实习生 陈婉婷 摄

  吸收在校生资金,众筹百万开咖啡厅,不到一年时间里,不但未见红利,负责该项目的大学生韩宇也失联。昨日上午,执行法官终于找到韩宇并宣布采取拘留措施。新京报记者下午从朝阳法院获悉,被执行人韩宇联系亲友筹集案款,目前判决书中涉及的义务已经全部履行。综合被执行人行为,朝阳法院决定对其处以罚款2000元。

  “高校咖啡厅项目”邀学生投资

  涉事的“投资创业项目”最早出现在对外经贸大学校友平台上。李静和赵磊(均为化名)当时为该校在读研究生,他们称,韩宇自称是对外经贸大学学生,要吸收最多199位在校生、校友和社会出资人,共同出资最多160万元作为资本,在对外经贸大学附近开一间“比逗-轻课咖啡厅”。

  出于对校友的信任和地缘的熟悉,2016年6月,李静和赵磊与北京红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红淼公司,韩宇是法定代表人)签订了《出资协议》和《股权代持协议》。李静投资1万元,赵磊投资1.5万元。

  但李静和赵磊发现,红淼公司法定代表人韩宇并非对外经贸大学学生,亦未真实履行合同,其从未和比逗公司合作创办北京朝阳比逗-轻课咖啡厅,该创业项目为子虚乌有,且红淼公司将大学生们的投资款占为己有并挪作他用,拒绝归还,于是他们决定起诉,要求解除合同并返还投资款。

  公司被判退还投资款 法定代表人失联

  记者从北京朝阳法院获悉,该案在此前的审理中,被告红淼公司答辩称,合同约定的“比逗-轻课”并非咖啡厅的名称,而是说与“比逗-轻课”合作。红淼公司已根据合同约定,开办了咖啡厅,地点在北京海淀区五道口,名为“一半一半咖啡厅”。红淼公司已履行了合同义务,故不同意解除合同,不同意投资大学生全部诉讼请求。

  经审理法院认为,“一半一半咖啡厅”的名称和地点均与合同约定不一致,红淼公司亦未就大学生投资人同意其以开办“一半一半咖啡厅”作为履行合同方式一事加以证明,故对红淼公司的答辩意见不予采信,并于2017年判决甲乙双方出资协议和股权代持协议书解除,红淼公司分别返还李静、赵磊投资款1万元、1.5万元及利息。但判决生效后,学生们并没拿到返还投资款,于是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在案件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,涉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韩宇却“消失了”。朝阳法院执行一庭法官助理徐珂说,事实上,韩宇系北方工业大学的学生。根据北方工业大学出具的证明,韩宇是该校2016级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的学生,因学业成绩未达到学校要求被退学。

  昔日“创业明星” 自称经营不善破产

  因韩宇失联,该案一度被搁置。近期,申请执行人了解到韩宇在做微商,便将其约出。昨日一早,在通州区富力惠兰美居小区门口,韩宇出现后被带上法警车。

  他说,自己1995年出生,考上大学后“学生众筹”项目非常火爆,便联系上涉事项目,计划利用对方的品牌效应以及自己在高校学生团体的人脉在京创业。在通过大学生创业微信群将项目推广出去后,自己一时间成了“大学生创业明星”。

  “我们当时吸引了好多大学生投资,北京共有80多人,我们确实筹到了160多万。”韩宇说,当时对外经贸大学门口没有可以转让出来的店铺,便转去海淀五道口,花45万元盘下“一半一半咖啡厅”。他表示,在经营不到一年后,资金链断裂,咖啡厅倒闭。

  “公司全部破产,只是没有清算,我一点回笼资金都没有了,只能在外边打工挣钱,收入很不稳定。”韩宇说。

  昨日下午,朝阳法院执行局对被执行人宣布拘留决定,被执行人韩宇联系亲友筹集案款,目前判决书中涉及的义务已经全部履行。韩宇认错态度较好,希望法院对其从轻处罚。综合被执行人韩宇行为,朝阳法院决定对其处以罚款2000元。(记者 刘洋)

众筹老赖大学生创业
我要反馈
新浪教育官方微博 高考志愿填报 返回首页
新浪教育微信号

高清美图